综合新闻

Comprehensive news
展开

新闻动态

全球央行货币政策继续保持宽松基调

  • 日期:2020-12-25
  • 阅读:638次


  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为提振经济复苏,全球各主要国家开始实施严格的遏制疫情蔓延的防疫措施,但最终的实施效果不尽相同。与此同时,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主要央行纷纷开启超常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拧开了流动性的“水龙头”。行至年末,疫情再度在美国以及英国、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大规模蔓延。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800万例。

  对于仍在疫情蔓延中的经济体而言,如何平衡防疫与经济开放之间的关系,成为其需要面对的重要挑战。目前,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以及英国央行在内的主要发达经济体央行已经召开了今年的最后一次货币政策会议,有的选择按兵不动,有的则选择加码宽松政策。而在全球低利率货币政策环境已成大趋势的情况下,2021年,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将如何调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而影响央行决策走向的一个关键因素则是疫情的演变状况对经济的影响。

  疫情升级令英欧央行压力倍增

  当前,欧洲大陆正在经历着新一轮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艰难。与此同时,英国出现新冠变种病毒株,传播力明显增强,欧洲多国已暂停人员从英国入境。12月20日起,英国伦敦、英格兰东南部和东部将从目前三级防控级别升至四级,为期两周。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本周三表示,东英格兰和东南英格兰地区将进入第四级限制。而英国萨塞克斯郡、牛津郡和艾塞克斯郡也将于12月26日凌晨进入第四级限制。这些消息损害了市场来之不易的对经济复苏的乐观预期,使担忧情绪再度加重。

  由此可见,疫情的阴霾并未随着2020年的结束而消散,欧元区以及英国的经济复苏之路依然布满荆棘。预计欧洲央行以及英国央行将继续维持当前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在欧洲央行方面,由于欧洲央行已经陷入负利率,因此,后期调整货币政策的重点或将继续放在购债规模上,以期有更多的刺激措施可以帮助欧元区摆脱衰退。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欧洲央行维持三大利率不变,并且将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规模增加5000亿欧元,期限延长9个月至2022年3月底,将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优惠利率到期日延长一年至2022年6月。

  在英国央行方面,英国央行在11月扩大资产购买规模后,在12月选择按兵不动,维持当前基准利率在0.10%不变,维持资产购买总规模在8950亿英镑不变,并且同意将中小企业定期融资机制延长6个月。英国央行表示,在通胀取得良好进展的数据出现前,将不会收紧货币政策。

  事实上,市场对于英国央行实施负利率早有预期,但英国央行方面对于负利率政策的态度一直较为谨慎。当前,英国升级的疫情形势以及脱欧谈判带来的风险,给英国经济复苏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市场对于英国央行实施负利率的预期也有所升温。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弗利葛(Gertjan Vlieghe)表示,央行应准备好增加货币刺激政策,包括负利率,来帮助经济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全面复苏。

  按兵不动成多国央行政策选择

  事实上,在前三个季度实施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共同影响下,全球经济已有所回暖。与此同时,近期有关新冠疫苗研发及接种的积极进展也有效提振了市场情绪。除英国央行外,美联储、日本央行以及加拿大央行等部分央行也在年末选择按兵不动,继续评估疫情发展、经济复苏状况以及货币政策实施效果。

  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第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终值为33.4%,创历史新高。不过在疫情的重压下,美国经济前景仍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美联储在12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宣布维持利率水平不变,并且美联储最新公布的点阵图显示,预计将维持利率在当前水平直至2023年。尽管美联储并未直接通过调整货币政策向市场释放出更多支撑,不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再次强调,美联储每月将继续购买至少8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至少400亿美元的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直到朝着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目标取得进一步实质性进展为止,强化了政策支持承诺,为市场注入了信心。

  此外,日本央行12月维持利率在-0.1%不变,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0%附近不变,符合市场预期。日本央行称,将评估货币宽松政策的可持续性,并将在必要时采取更多行动。并且日本央行表示,将进行为期3个月的政策评估,不会废除收益率曲线控制。俄罗斯央行12月维持基准利率在4.25%不变,并且表示将权衡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而加拿大央行也如市场预期,维持利率与目前的量化宽松政策不变。

  综合来看,面对疫情给经济复苏带来的风险,宽松货币政策预计仍将是明年全球主要央行的政策基调,不过全球央行决策者们并未大刀阔斧地继续“放水”,而是选择暂时观望评估。然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开启的宽松周期,或将加剧长期低利率风险。

  中国银行研究院分析称,从中长期来看,全球央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长期低利率环境,会引发诸多金融风险。第一,长期低利率和廉价的借贷成本容易鼓励金融机构的冒险行为,包括投机性购买高风险资产、过度杠杆,将放大风险偏好和货币政策传导的风险承担,加剧资产泡沫,特别是房地产泡沫;第二,公司由于承受较高的财务压力更容易扩大举债规模,可能导致大量资金流向僵尸企业,加剧企业部门债务攀升和产能过剩问题,阻碍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转型;第三,主要经济体政策退出时将加大新兴经济体汇率风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