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Comprehensive news
展开

新闻时政

世界贸易中心协会中国论坛分议题之二---新型城镇化的引擎和路径

  • 日期:2014-09-25
  • 阅读:1140次
  • 来源:未知
       由世界贸易中心协会、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组委会、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与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等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世界贸易中心协会中国论坛于9月9日上午,在厦门隆重举行。中国论坛的第二场分议题讨论的主题为新型城镇化的引擎和路径。讨论嘉宾有国家开发银行福建分行行长袁建良先生、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刘文波先生、上海远东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云清先生、天津世界贸易中心秘书长王建东先生以及美国富顿集团中国区,南京世界贸易中心市场总监徐力先生。

       袁建良:开发行金融使中国的城镇化加速五年以上

       国家开发银行在中国城镇化过程当中起到了积极推动的作用,应该说从1998年开始,开行通过政府搭建了第一个融资平台,为政府提供贷款。从此以后将这种模式覆盖到全国每一个市和县,目前的城镇化建设的融资达到4.1万亿,主要是为城市道路供水、污水治理以及其他的硬件设施提供贷款。据初步分析,应该说开行的这些融资作用为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加速了五年以上,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靠地方政府,只有财力资金推动中国的城镇化是远远不够的,那么这些银行的贷款使用之后,把这些基础设施建设起来了。当然这既是硬件上面的城市化,数量上面的城市化,我们的城市人口达到50%多,但是远远达不到现代化的城市标准。

       未来的路还很长,特别是人口的城镇化方面有很多的事实要做,比如城市居民的绿化条件没有得到改善。另一部分是农村新增的城市人口,住房也得不到保障,开行2007年开始就推进了保障性住房的建设,一方面加大了棚户区的改造,廉租房、经济适用房提供,光这些还不够,还要为他们的就业、医疗、教育做工作,开行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工业园区、标准化产房,医院、体育场等等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建设,让城镇化得到的充分保障。可以这样说,开行在推动中国新兴城镇化方面做了一系列的基础工作,未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刘云清:加强信用评级建设  助推新型城镇化发展

       远东评级公司是1988年成立,实际上是中国资信评级行业最早的几家机构之一。但是2012年末,国家看到了资信评级行业,特别是民族评级行业的重要性,历史环境下面,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收购了远东公司,实际上为了打造一家民族评级机构,所以在2012年以后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逐步融入到开发性金融的事业当中来。

       开发性金融和城镇化整个过程当中,非常需要社会资本的介入,而这个过程当中就需要专业的社会服务机构来提供这样的软环境,建立一个社会约束的投融资机构,评级资信就是在社会约束方面可以做出自己专业的贡献。

       远东评级公司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是从战略目标立足于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站在捍卫我国国家民族的产业利益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的。信用本身是市场经济的基础,信用活动也是金融活动的核心命题,在金融系统里面,一种信用创造能力实际上就是支撑金融系统运转的核心能力之一。所以城镇化的投融资离不开金融的支持,而金融的支持又离不开整个信用创造,包括整个社会资金的参与,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评级机构作为能够面向投资人,又面向城镇化进行发展主体,能够起到很好的沟通和桥梁作用,这就是我们的主要作用。

       中国评级行业还是和历史发展阶段有关,评级行业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历程是相伴随,可以说还是处在初步的成长发展阶段,跟国际上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历程有一定的差距。金融市场是随着产业竞争力转移而形成的,而中国正在作为一个新的经济中心而崛起,所以整个中国金融行业,包括金融行业相伴的一系列服务业,类似评级业都会得到比较好的发展。今年国务院也出台了新闻体系建设的专项规划和指导意见,未来在社会体系信用体系建设方面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信用环境会有改善,这也是解决我们面临的很多困难。

       刘文波: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稳健推进城镇化的关键

       最近这几年,越来越多的欧盟企业考虑到在华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很多欧盟企业,包括美商会很多企业考虑把一些制造业向更低成本的国家转移。另外一个现象,长三角一带很多企业用工难,用机器人代替人,就是说从这些现象再看到未来城镇化,如果城镇化越来越高,劳动力至少在城镇需要就业的劳动力人口越来越多,未来如何给越来越多在城镇就业的这些人口提供高质量的就业?这关系到能不能够持续地,稳健推进城镇化,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那么要回答这个问题,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如何通过利用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来为我们中国沿海地区,包括中部、西部不断增加的劳动力人口提供可持续的高质量的就业。中国在制造行业,高端制造和德国,和美国是有比较大的差距,跟日本、韩国也有距离,追赶我们像一些东南亚国家,那么我们如果不能快速在部分领域沿着制造的产业链往上走的话,我们相当困难,因为我们跟制造业的人口比高端的,中端的,低端的多的多,我们光靠所谓的服务转型,现代农业,金融创新,现代服务业,包括文化产业,我们现实地说是养活不了十四五亿人,如果制造业不能够快速地升级,这是非常尴尬的一个问题。

       对于研发投入这块,中国是不如德美和日本在研发过程中投入多的,这可能跟我们的一些企业文化有关系。另外一个,跟我们的政治经济体制有关系,我们现在注意到德国,这个国家为什么是高端制造的国家,因为它有很多有活力的众多的中小企业。这种有活力的,有世界创新性的中小企业是我们需要各个地方政府大力扶持的。这也是跟今天议题有关,就是金融除了支持城镇化建设,支持一些创新的产业,是不是也要对具有创新活力的,尤其是在制造领域有创新活力的一些企业。

       王建东:商贸服务推动城镇化

       天津抓住了两个机遇,一个是上一届政府滨海新区的开放,以及这一届政府京津冀一体化。那么作为天津世贸中心,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我们通过充分的利用世贸中心的全球网络资源和平台为天津市的外资贸易企业和外向型经济提供服务。

       第一,我们服务的领域不断拓宽,从过去的服务贸易向服务“三农”,服务高新技术企业进行转变,这种转变得益于全球工作。第二,我们经常组织天津市的各个行业参加国际上的交往活动,人员互访,贸易对接等等,这个得益于世贸中心的成果。第三,我们通过设计和规划我们为天津市政府也好,为天津市企业服务也好,进行一些有目的性的一些经贸活动,特别是有影响的大的经贸活动。这个设计背后的支持也是世贸中心协会。所以说我感觉,如果把世贸中心的全球网络资源用好,可以为当地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外向型经济发展起到非常好的推动作用。

       徐力:每一座建筑都是独立的个体

       富顿集团目前在中国主要主导两座世界贸易中心的投资和开发,分别是南京和苏州。我们和贸促会世贸中心最大的不同点是,除了推动世贸中心终端的服务建设之外,我们还要考虑硬件设施的投资和开发。但是有一点,在实践当中有所总结的就是,世界贸易中心的硬件设施实际上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跟范本的,每一个地方的世贸中心都不一样,全世界有三百个世贸中心,其中有设施的不好,但是每一个世贸中心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我指的是设施方面。

       因为首先,每一个城市国际贸易的产业机构跟产业参与国际贸易的方式,还有当地的文化,还有地域的特征及还有一些地理条件都不一样,比如南京的世贸中心它的形态就是比较典型的中央商务区的世贸中心,占地三万多平方米的面积,所以是一个垂直发展的综合体。它所在的区域是规划非常完善的中央商务区的区域,我们知道南京的CBD,之前举行青奥会的区域,但是同时在开发的苏州市世贸中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概念,在苏州旧城区南部,濒临太湖水岸30平方公里比较广大的区域,而且整个区域是处在没有启动的阶段。

       我们实际上在启动区的核心区,水岸的区域有300多亩的面积,所以这样的世贸中心和我们南京这样一个中央商务区的世贸中心的发展和规划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形态,可能偏向于商务休闲,带有更多产业引进的概念。所以我们规划上,包括像苏州世贸中心的生物中心区跟宾水的商业走廊以及产业孵化器,三个主要的功能组成。我想说的一个重点,世贸中心的规划重点不在于规划多少设施和硬件,重点在于可以满足多少需求。而在具体的需求满足上我想最重要的一点,需要深入研究你所在的城市他的产业结构和他的实际需求以及把国际的资源带到城市之后,对当地的产业发展和贸易的行为方式会造成什么样的潜在影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