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Comprehensive news
展开

新闻动态

陈元:用BOT模式降低主权债务风险

  • 日期:2019-11-19
  • 阅读:240次
  • 来源:本站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会长、亚信金融智库主席陈元先生在11月17日举行的2019亚信金融峰会“亚信金融暨亚信金融智库国际圆桌会”上表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经济规模不大的国家,应该严格控制主权债务和外债,可用BOT模式将国家主权债务转变为两个大型国际化公司间的合同协议,以降低国家主权债务,保持健康水平。

主权债务不利于发展中国家

陈元表示,主权债务问题,在世界各国都存在,有的曾经发展到债台高筑、债务非常严重。中国在这方面控制的比较严格,主权债务非常少,整个外债都严格控制。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是非常重要的。他说,在全球化、资本流动、建设互联互通的国际项目以及各国经济自身发展时某些项目建设过程中,往往就会出现主权债务问题。有些国家因为还不起,造成新的债务危机和国际金融领域的债务漩涡。
“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经济规模不大的国家,应该严格控制主权债务和外债,不要掉入债务陷阱,变成被其他国家通过债务的形式把宏观经济体制搞乱,甚至用债务的方式造成资本的异常流动、本币贬值、本国经济萎缩。”陈元表示,国际资本从新兴市场国家回流发达国家,造成发展中国家一轮又一轮地被剥削,割了羊毛,受到很大损失。他认为,这个模式总的来说对发展中国家不利,而对发达国家有利,所以发展中国家应该严格控制自己的债务,特别是主权债务。

发展中国家应严格控制主权债务

陈元谈到他在考察一些周边的发展中国家时发现,这些国家的债务非常高,有的甚至超过了本国的GDP,造成很大风险,结果无法归还债务。他认为,问题的根源就出在这些国家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主权债务上,而应该放在双边更长期的以BOT为模式的长期合作上。BOT的方式是公司层面的债务,不是主权债务,当然它也记入国家债务。但是可以通过有效的方式来平衡借债项目的现金流。”陈元说。

陈元举了建设电厂和港口的两个例子。他说,如果一个国家要想从国外取得一个电厂的建设,那么这个电厂对这个国家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这个国家从电厂、电网到售电,全都局限在国家之内,那么这个国家可能由于它的电力资源的丰富,比如有的是煤、水资源,那么,电厂的装机容量就会比较大,国内消化不了这么多电能。这种情况下,如果采取主权债务——用国家财政担保,政府借债的形式借了这笔电力的贷款,那么下游一系列问题就很难处理。首先电力的销售就成问题,进而引发归还电力贷款的问题。再比如港口建设,需要高投入,可能在相当长时间内,自己经营吞吐的物流量、货流量难以达到归还贷款的要求。如果采用主权债务,又会出现无法还款的问题,出现国家违约的问题。“由此可见,这两个项目都不应该采取主权债务的形式。”陈元说。

BOT模式可将主权债务转为国际化企业间合作

陈元认为,以上电厂和港口的建设,最好采用BOT的方式。比如电厂建设,就是跟两个国家订立一个时间比较长的BOT的建设的协议。其中,电力销售由电力建设方去寻找更大的国际性的电网公司。假如国内的电力建设起来却销售不出去,就销售给国际化的电网公司,他们就可以把这个电力购买下来,电力建设的贷款就由销售取得的电费归还。这样就把一个主权国家的主权债务,变成了两个大型国际化公司之间的合同协议和债权债务关系,从而降低国家主权债务负债率,使国家债务结构保持健康水平。

“项目建设,应该考虑什么样的项目能够用主权债务。国家小、经济实力不够强的国家,只有在很小的项目上少量的采用国家主权债务的形式,其他的项目应该采取友好国家的BOT合作的方式。这样一来,国家的债务更多地体现为两个国际化公司之间的债务,而不是这个国家的主权债务。”陈元说,比如港口建设时,建设方在签订BOT建设的协议并进场建设后,就应组织更大范围的当地货源的分流,或者是本地的物流需要的各种产品的运输和物流,并把它作为国际化的港口建设,有中转的物流、保税区、中转的仓库,用国际的物流来归还港口建设的贷款。这样的方式对于一个大型港口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一个大型港口建完之后,它不仅是为所在国国内物流服务,更重要的是将会成为一个国际的枢纽,还有很多转口和其他的出口的物流。这样一来,如果把港口的建设跟港口的物流同步发展,依靠所在国的政府和企业来完成这些功能的话,他们往往是力所不及、有困难的。

陈元表示,在建设这些大型项目的时候,一定要充分考虑下游的市场,要事先规划好、安排好,使得一个项目建设起来有足够的现金流收入。比如大型港口的建设,就可以组织一个财团,其中有建设方和使用方,大家合作建设港口建设。它的货物吞吐量、物流量就能很快的上市,这样才能真正帮助一些经济相对弱小的国家,让他们的经济融入国际经济的大的体系当中,成为国际货运体系或者能源体系当中的组成部分。陈元认为,如果什么事情都局限在一个国家之内的话,就难以平衡这些大的流量和物流、货流或者能源,难以平衡它的现金流。

助力“一带一路”国家,避免主权债务的陷阱

“ 主权债务,是二战后为恢复战后重建,由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一种以国家主权信用为担保的举债方式。当资金需求国货币出现国际收支不平衡、通货膨胀,便以主权的形式向国际货币基金借款、救助贷款,其他的建设项目也都是以主权债务的形式从世界银行取得贷款,这只适合于少数的国家。”陈元说,特别是二战之后,一些发达国家战后重建,原来好的基础能够承受一定的债务,但是更多民族独立国家、新兴发展中国家不具备这个条件,而用同样的主权债务的形式屡屡碰壁。不论是欧盟还是美国,还有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和拉美开发银行都遇到同样的问题,他们都是发放主权贷款,而主权贷款的最大问题就是国家的财力有时候跟还款的能力不匹配。国际组织因此就大量减少这些国家的贷款,理由就是主权债务不可持续。

陈元表示,我们“一带一路”走出去,为沿线国家互利共赢。大家共同发展,就要超越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旧方法,采用一些国际上有效和我们工作中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回避主权债务、回避主权债务带来的债务风险,避免这些国家最后资不抵债造成国家经济极大的困难。我们要更多地采用多国共同合作、多企业共同合作,用商业的物流和现金流来打通国家的界限,使各个国家的一些重点项目得以发挥作用,使它不仅成为一个国家的能源和港口,而且成为国际化、全球化、地区合作的一个能源基地和港口,这样才能使这些地区经济发展起来。说到底,是更深入地合作和更广泛地联合,才能使发展中国家避免这些主权债务的陷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