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探寻亚洲未来安全发展之道——亚信非政府论坛首次年会扫描

  • 日期:2015-05-29
  • 阅读:115次
  • 来源:


面对日益复杂的传统与非传统危险和挑战,亚洲各国正寻求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安全,探讨建立地区安全与合作新架构,努力实现双赢、多赢、共赢。近日,在北京举行的亚信非政府论坛首次年会上,来自亚信成员国、观察员国和部分域外国家的代表,共同探寻亚洲未来安全与发展之道


反恐:


必须加大力度,更须依靠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阿什拉夫(巴基斯坦前总理):巴基斯坦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已有超过5万名无辜的民众失去生命,经济损失超过1000亿美元。最近白沙瓦一所学校发生的恐怖袭击,让巴基斯坦人民同仇敌忾,坚定了同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作斗争的决心。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单靠自己的力量来消除恐怖主义的威胁。我们不仅要打击恐怖主义,同时也要应对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和平、安全和发展三者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密。我们要有效应对亚洲面临的各项传统和非传统挑战,集合各国力量,共同应对和克服挑战。


巴拉克(以色列前总理):现在全球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激进的恐怖主义。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牺牲生命来进行恐怖袭击?贫困、缺乏教育、基础设施薄弱等都是原因。从根本上来说,消除极端主义的最好方式是实现可持续的发展,通过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消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


塔伊洛夫(哈萨克斯坦军事战略研究所副所长):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正面临传统和非传统的威胁和挑战。对于中亚国家来说,恐怖主义首先是在国内和国外因素综合作用下发生的。国内因素主要是极端主义者的鼓吹和动员,特别是在青年人群体中,极端组织正在不断加大渗透力度。在国际层面,“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组织的势力蔓延,已经开始对亚洲国家的安全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穆罕默德·卡莱什(伊拉克库法大学政治系教授):伊拉克深受恐怖主义之害,而叙利亚、利比亚等国也面临类似的问题。“伊斯兰国”等恐怖主义组织的不断坐大,令这些国家的发展陷于停滞。而没有发展,就无法获得真正的安全,这正在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古尔(巴基斯坦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近年来多个恐怖主义组织的活动范围都超出了单一国家范围,开始向地区层面扩展,不少国家都受到威胁。因此,亚洲国家应精诚团结,共同应对这一日益严峻的挑战。只有合作建立强大的安全基石,亚洲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才有长远保障。


达乌德·穆拉迪恩(阿富汗战略研究所所长):讨论安全形势,离不开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基础。在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经济发展缓慢甚至停滞,在很大程度上会为恐怖主义的滋生和蔓延提供土壤。因此,在系统性地解决恐怖主义问题时,发展问题首当其冲。


拉斯坦(马来西亚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海上通道的安全,对世界来说非常关键,不仅仅是对能源运输。世界上共有9条重要的海上运输通道,其中4条在亚洲,最重要的就是马六甲这条通道。2013年,一共有1700万桶石油经该通道运输,同时,东亚也经过该通道向西亚和欧洲运输大量商品。然而,东南亚地区的海盗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条通道的安全。联合国贸发会议2014年对这一地区所作的评估显示,该地区仍是受到海盗影响的重要区域。为了保证海上安全,有关各国应共同出力打击海盗。


恐怖主义组织已经能够运用新技术,因此在反恐行动中,技术的提升与革新不可忽视。在强化技术手段的同时,也要在文化宣传层面铲除恐怖主义滋生和蔓延的土壤。在文化领域,我们要赢得人心,特别是要争取妇女和青年。在面对经济和社会议题时,应该让温和的讨论成为主流,不让激进和暴力的方式蛊惑人心。


恐怖主义是全球性的问题,而亚信作为务实高效的多边组织,将有助于亚洲国家进一步加强在反恐和安全领域的合作。


李伟(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安全与发展是亚洲各国的共同关切,从当前亚洲安全形势来看,反恐与反恐合作又是促进和维护亚洲安全的核心。


亚洲的反恐,既是地区性的问题,也是全球性的问题。目前,亚洲已成为恐怖活动最猖獗的地区。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全球发生恐怖袭击事件2383起,发生在亚洲的高达1794起,占全球恐怖活动总量的75.28%,这也说明亚洲安全面临的恐怖威胁是十分严峻的。同时,亚洲恐怖主义组织与其他地区恐怖主义组织的结合,已经构成了国际性的威胁,对国际社会的威胁和危害也越来越大。


周大地(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亚洲是最大的能源进口地区,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地区,对全球性跨地区能源供应的需求不断加大。如何维持亚洲从能源供应地到消费地的政治、经济稳定发展,消除国家和地区性的不稳定因素,是实现亚洲能源安全的重要前提。可以说不存在所谓的资源竞争或者不够用问题,而是这种稳定如果无法实现,就会威胁到能源的实际供应。


发展:


“一带一路”的良好开端表明,通往安全之路始于合作


捷列先科(哈萨克斯坦前总理):中国建设“一带一路”的倡议非常契合哈萨克斯坦的国家发展规划,哈中在工业化、过境运输、投资以及产能转移等领域达成了协议,具有重要示范意义。如此高的合作水平在当代国际合作中前所未有。


哈萨克斯坦地处欧亚大陆中心,拥有发达的交通基础设施,2014年5月哈中元首共同启动了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连接中国西部和欧洲西部的“双西公路”的哈萨克斯坦路段即将完工,为两国创造了建设跨国运输和工业联盟的良好机遇。此外,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运营顺利,它的现实意义已经得到体现,并将继续促进哈中双边贸易。这些例子说明,通往安全之路始于合作。


卡尔扎伊(阿富汗前总统):当前,亚洲面临着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贫穷、气候变化等一系列挑战。我赞赏中国提出的亚洲安全观以及“一带一路”的倡议。安全和繁荣相互联系,我们必须使人民从经济上脱贫,促进和平与发展的良性循环。我希望地区国家都能全力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我相信这能为沿线各国带来巨大红利。


亚科什(土耳其前外长):“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非常好的平台,增强本地区国家间的相互依存度。现在正是我们重新恢复、焕发丝绸之路生机的最佳时机。


伊马纳利耶夫(吉尔吉斯斯坦前外长):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亚洲安全观和“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各国引起了广泛关注,因为它们契合欧亚,特别是中亚地区的发展需求。


阿什拉夫:亚洲仍面临贫困挑战,可持续发展仍是长期目标。亚洲国家需加强经济一体化建设,同时在社会和经济发展领域加强合作。亚投行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


巴拉克:当前,世界经济增长和贸易增长的潜力均来自于亚洲。欧洲、美国和日本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7%,而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就占了25%。“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两项倡议可以作为很好的抓手,来帮助我们有效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和能源一体化。


       苏尔丹诺夫(哈萨克斯坦德国—哈萨克大学国际与地区合作研究所所长):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是解决经济发展的思路。通过这一战略,哈萨克斯坦也能拥有出海口。这一战略也将有助于中亚一体化的形成,有助于欧亚大走廊的形成,有助于挖掘欧亚地区和丝路沿线国家的经济潜力。我们要成立涵盖中亚各国、中国以及相邻欧亚空间的自贸区,中亚可以承担过境走廊的作用。


李凤林(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当我们讨论“一带一路”建设问题时,自然就意识到在实施过程中将遇到的种种挑战,特别是安全方面的问题。亚信的宗旨就是维护亚洲和平。亚洲是唯一没有全区域性安全组织的地区,亚信正好可以弥补这个短板。维护亚洲安全首先要建立各国间的信任。从这个意义上讲,亚信和“一带一路”可以相互补充。


理念:


创新安全理念,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


乔杜里(孟加拉国外交部前国务部长):习近平主席是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人,正是在他的倡议下,我们成立了亚信非政府论坛这样一个机制。


西里武(柬埔寨前首相兼和平合作研究院主席):和平与发展相互关联、相互依托,可持续安全需要我们建立战略性的信任和伙伴关系。亚洲要实现安全,需要一个机制来指导合作,而亚信就应发挥这种作用。


阿什拉夫:我祝贺中方成功地主办了此次亚信非政府论坛首次年会,这一论坛是在习近平主席的倡议下成立的。中国提出的这项倡议非常重要,有助于推动亚洲各国人民建立有效的合作网络,共同应对我们这个大陆所面临的和平、安全与发展的问题。


从整体上来看,战后国际秩序得到了有效的维护。但是我们需要加深对新出现的挑战和威胁的理解,也需要制定一个全面和整体的战略。亚信重申《联合国宪章》当中关于主权平等、领土完整、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等一系列核心原则。在战后的国际秩序当中,对《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这些原则有效遵守,能够保障亚洲的安全。


捷列先科:我们必须切实建立机制,加强政治经济合作,最大程度地减少全球和地区威胁。哈萨克斯坦高度评价中方促进亚信发展的行动,愿与中方共同推进亚信的机制化建设,促进亚洲安全与稳定。


伊马纳利耶夫:要保证中亚的和平与安全,要求我们在经济和政治安全各个领域中进行合作。我认为在这方面,联合国应该发挥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各个国际组织也可以负起越来越重要的责任。在这方面,我们重要的机制就是亚信,亚信上一次峰会于2014年在上海举办,通过了上海宣言。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亚洲安全观,正在世界各国,尤其是亚洲各国引起广泛关注。我完全赞同习主席提出的观点,即“安全应该是普遍的。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


卡尔扎伊:阿富汗过去15年的经历显示,我们不能在没有有效参与地区安全的情况下来解决我们自己的安全问题。我们必须建立地区安全机制,同时地区大国尤其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发挥领导力量,动员地区各种资源为地区安全作出贡献。


亚科什:维护亚洲地区安全可以考虑以下措施。首先,亚洲国家本身应加大力度,参与解决本地区的各种冲突和危机;第二,建立信任措施,通过谈判方式解决亚洲地区的国际冲突;第三,强化亚洲国家间的经贸往来,增强国家间的相互依赖、稳定政治关系。


孟什·法亚兹·艾哈迈德(孟加拉国国际与战略研究所主席):排他性和对抗性是无法带来发展的。各国要更好地了解彼此利益和需求,增强相互理解,加大人文交流,努力消除对他国发展的恐惧,加强建立信任措施。


苏尔丹诺夫:我很赞同习近平主席去年5月在上海亚信峰会上的话:“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亚洲人民有能力、有智慧通过加强合作来实现亚洲和平稳定。”


塔伊洛夫:中亚国家需要团结力量,同恐怖主义势力做斗争。近年来,集安条约组织、上合组织和亚信等,都陆续通过决议,为应对地区内的安全挑战做出了贡献。目前,中亚国家十分需要成立一个统一的反恐机构,对各国反恐力量进行高效整合与统一调度。同时,应在法律层面进一步达成共识,对恐怖主义组织和行为进行统一界定,对反恐行动成果予以有效评估,这些工作都将对维护地区安全形势起到积极作用。可喜的是,通过亚信这一平台,我们正朝这个方向不断努力迈进。


达乌德·穆拉迪恩:在处理和协调国与国、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的关系时,增进理解与互信尤为重要。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在相互合作的进程中,无论出现什么样的问题,都应及时沟通与彼此理解,这样才有助于促成高效和统一的反恐合作局面。


阎学通(清华大学教授):今天的亚洲拥有全世界67%的人口和1/3的经济总量,各国大小、贫富、强弱很不相同,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制度千差万别,安全利益和诉求也多种多样。我们应充分利用亚洲地区多种文化、多种思想、多种认识的优越性,提出不同的看法,争取建立起更符合该地区多样性的地区秩序,这样才可能使我们这个地区减少战争,促进合作,维护安全。


李伟:亚洲面积辽阔,社会文化、经济差异巨大,发展不平衡是客观存在的,如何解决发展的不平衡,是亚洲国家未来合作的重要议题。在这一进程中,“共建、共享、共赢”应是有效之法。同时,求同存异,将会为彼此间的合作营造良好氛围。


杨洁勉(中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前院长):当前,亚洲和世界发展安全的条件、任务和方向都发生了根本变化。首先,亚洲各国面临着全面提升综合国力的发展任务,这需要更加安全的外部环境;其次,亚洲面临更艰巨的安全任务,传统安全威胁仍然存在,又面临包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在内的新挑战;第三,亚洲对于未来发展合作机制还未形成广泛共识,面临着更艰巨的发展合作机制创新的任务;第四,亚洲还没有找到一个与时俱进的安全合作机制,面临更艰巨的安全合作创新的任务;最后,亚洲还面临着艰巨的发展和安全思想建设方面的挑战。


去年亚信峰会通过的上海宣言,为亚洲实现发展和安全作出了重要贡献。亚洲需动员各种力量,聚焦发展主题,不断夯实安全的根基。还需加强双边、多边和地区层面的安全合作,共同应对挑战,有效管控各种危机和分歧,推进安全机制和思想理论建设,使亚洲的发展和安全真正做到可持续。


来源:人民日报    2015年5月29日


    分享到